Wednesday, September 2, 2015

【股】小股东大权利:否决英莎董事费有得有失


英莎(INSAS)这次股东大会,董事部在处理议程表决事件,出现了一些疏忽,导致其中一个批准董事费的议案没有通过,为大会制造了不完美的结局。

出席股东因为董事部对许多发问不欲置评,不是以问题敏感不宜在未明朗化前评述,就是以当局不允许公司随便发表言论而轻轻带过,这触怒了许多小股东,决定投下反对票以发泄不满情绪。

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大会主席在该议案要求投票表决时,一名股东当面询问主席是否决定以举手表决,还是如果在举手情况不乐观时转而要求投票表决?

坚持主席须言而有信
主席不假思索就答说,不需采用投票方式,可能是她以为董事费太低了,应该无人作梗。

结果在场小股东以巨大比数否决了这项议案。

之后,董事部试图引用公司章程以转成投票表决,不过,小股东坚持主席要言而有信。

僵持了一些时候,最后董事们决定取消这项议案,意即去年的独立董事自愿放弃董事费(白做了)。

下来其余的议案公司董事毫无悬念,一律决定以投票表决,顺利通过。

或许小股东这次是乘董事们不备。

成功否决了独立董事费用议程,不过这充其量出了一口气,看来象“教训”了董事部,其实对公司没什么裨益。

股东不满迁怒董事
如果冷静的想一想,这一年英莎独立董事的费用才6万2000令吉,以公司营业额(约3亿令吉)及独立董事所要肩负的责任,这笔费用不算多。

况且,小股东不满的主要是执行董事的薪酬,以及公司吝于派发高股息,迁怒至独立董事,让独立董事遭了殃。

如果“逼走”了这些董事,要再请新的董事,可能要用到更高的费用,那就得不偿失了。

出席会议没意义
不过,当时小股东怒火遮眼,不会觉得自己意气用事。

换另一个角度来看,以后英莎的会议,可能全用投票表决,虽然比较耗时,却明白表示大股东心意。

不过这样一来,小股东也可能觉得出席会议没有意义,久而久之,出席人数自会减少。

少了股东回馈意见,公司董事独行,未必是善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K: 一个普通组屋家庭,100万元积蓄够退休吗

在1997年至1998年,一个普通组屋家庭的开支为2,681元。 在 2007年至2008年,这个数字增加至至3,138元,增幅达到17%。假设核心通胀每年为2%,这个数字至2042年将达到6,400元。换句话说,在30年后,这个数字将会翻倍。 如果我们假设消费将会稳定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