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15

【股】小股东大权利:执行力问题


商峰(PUNCAK)的股东应该对政府(不管是州政府还是联邦政府)一再延期执行脱售水供业务买卖合约而大表不满。

这是执行力的问题,换做是我们平民比较熟悉的屋子买卖合约,一再延期,卖方可能会要求一定的“罚款”。

就以去年让人津津乐道的就业坊(JOBST)脱售业务计划为例子,因为买方未能完成一切所须具备的条件,导致脱售计划延期,不过,就业坊成功争取到 更加的脱售价,从17.3亿令吉增加到18.6亿令吉,对股东来说,多等这两个月,大概多获得20仙的赔偿,是值得的。同时,它也不间断派发股息,算是双 重补偿。

其实我们小股东对公司并购案件里的一些条件不大了解,也不大赞同。

首先,许多并购的分析,是以过去公司业务表现为基础,公司未来的盈亏却因为是个未知数而不能置评。既然如此,并购发生之后的公司盈利,应该不能让买方分享。

可是,事实上却不是如此。一旦并购发生,所有未来盈利好像都是归收购一方了,如果有派发股息,一律从收购价中扣除。

试问,以公司过去业务来出价,却可以享有未来盈利,公平吗?

我们试举房屋买卖来比较。如果我们卖一间有租户的屋子,在合约执行以前(即交锁匙),按月的租金是我们的还是买方的?答案不言而喻。

收购整合应迅速
一个最好的个案,就是冠旺(CANONE)收购建裕珍厂(KIANJOO)的动作。

如果没有收购,小股东还可以享有不错的股息(约每年12.5仙);可是收购一开始,股息就没有下文。如果这项收购因公司官司而一再延期,所有建裕珍厂的股东都收到无形的惩罚,无法享有股息,若有股息,也要从收购价中扣除。

这样两三年下来,收购一方就“占有”了公司这两三年的业务利益,公平吗?

我们没忘记提醒股东,在收购过程中,“公平”(FAIRNESS)这方面的评估是次要的,这要更重要的合理(REASONABLENESS)过关,就可以呼吁股东接受收购。

同样的,商峰如果因为政府(买方)的关系迟执行脱售合约,导致钱迟了两个月到手,那么,根据公司水供业务的盈利记录,事实上可以要求多约6000万的赔偿,这大概是多15仙了。

当然,民不与官斗,这可能是商峰不予斤斤计较,但是,也是时候对延期表示关注,希望政府加强执行力,快快把拖延多年的整合计划完成;否则收购告吹,商峰钱没到手,似乎是不妙,但政府在水务账目上拖欠商峰不少,以及特许经营权利仍在公司手里,对商峰不一定是坏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新】珍宝饮食集团的庞大盈利不复见

我们不可以不吃不喝,提供餐饮的餐馆及食档老板也不可以没有我们这群食客。我们是顾客,因此,一个餐饮业务能否成功,就得看我们是否捧场。 为什么?不妨问问那些因为提供难吃食物或服务态度恶劣而在它们的面书网页只获得一粒星评级的餐馆老板便知道。顾客是“最老实的分析师”,他们知道一家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