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2, 2015

【理】选择富足:从破产案例看人生


根据大马报穷局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共有2万2305人报穷,相等于每天61人被判入穷籍,其中29%或6798人,是因无法偿还车贷而宣告破产。

破产人数以雪兰莪、联邦直辖区以及柔佛为最多,破产人士当中,635名或3%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

在过去8年以来,破产人数逐年增加。

一直以来许多人都有一个想法:市道艰难,百物通胀,只有薪水不涨,难道不就是这个原因让越来越多人报穷破产的吗?

换句话说,这些人都认为低收入是导致一个人钱不够用甚至破产的主因。

假如属实,破产者应该是以来自东马、吉兰丹、玻璃市等收入较低的州属居多才对呀,然而报告显示位居破产榜首的却是雪兰莪、联邦直辖区、柔佛这几个大马最高收入的州属,逻辑与数据恰恰相反。

此外,若破产的问题是因为收入不足引起的,随着过去几年来大马人均收入逐年激增的当儿,情况应该是逐步好转才对,然而破产人数为何却不减反增?

这种种迹象已清楚显明,钱不够用或破产是因为收入引发的说法已经不攻自破。

再说,若是因市道艰难才导致负债破产,这种角色非生意失败或身负家庭重担的中年人莫属,怎么平均每天都有两名25岁以下乳臭未干的小伙子破产?

拖欠车贷者居多
再看看破产的主因:十个破产者当中,就有三个是因无法偿还车贷而宣告破产!

跟据大马破产法令,一个人无法偿还5万令吉以上的债务,才会被判入穷籍。

虽说汽车也是现代社会的必需品,但如果单单只是因为生活上的需要,有可能会为了车贷而搞到破产吗?难道我国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如果说我国的公共交通不方便,真的很需要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市场没有价值5万令吉以下的汽车?

也许还有人可以找出许许多多其他的原因和说法,来辩护说钱不够用是逼于无奈、是社会问题。

除了极少数不幸的个案,所有钱不够用、甚至破产的问题,不但不是出于无奈,反而是风风光光地“自食其果”!

如果强要套上社会问题的话,不是因为社会问题导致这些无辜的人钱不够用,而是因为这些不负责任的人,选择了钱不够用,因此制造了许多社会问题!

爱用未来钱易变“负翁”
逐年增长的破产数据,说穿了就是把现今人心不古的状态显露无疑。

从古至今,我们的社会都推崇无债一身轻,视债务如洪水猛兽,努力避而远之,宁愿少花一点,也不想去承担任何风险。

然而,到了现今时代,随着社会的发展,整体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人们对物质追求的热情也空前高涨,甚至到了不理智和疯狂的地步。

超支消费、负债消费、先用未来钱等,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现代人的消费方式。

大到房地产、汽车,小到家电,甚至一支口红,都可以通过不花现钱,用负债贷款的方式,买了再说,用了再说,以后再说。

越来越方便的负债,使传统消费意识逐渐淡薄,取而代之的是先消费后还钱的新生活模式。

将未来5年、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消费计划,都轻而易举变为马上拥有,这难道不是制造越来越多“负翁”的根源吗?

谨守先分配后花费
其实,真正可怕的还不是破产,而是隐藏破产背后的杀手。

假如我们不明白真相,可能还是会傻乎乎、可怜兮兮地站在以钱不够用视为受害者,不断把手指头指向别人,埋怨环境、怪社会、赖别人、骂政府……一直活在负面的情绪中,同时又要积极找更多钱,应付因过度消费而导致钱不够用的曰子。

想想看,问题会演变到什么地步?

假如我们一早意识到明白到自己的收入状况、接受自己的消费能力、不与别人比较、不随意掉入消费的陷阱,并谨守先分配,后花费的收入分配方式,钱不够用的问题应该就不会发生。

是的,妥善管理钱财是一种选择,钱不够用和破产也是一种选择,聪明的你,已经选择了站在哪一边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新】珍宝饮食集团的庞大盈利不复见

我们不可以不吃不喝,提供餐饮的餐馆及食档老板也不可以没有我们这群食客。我们是顾客,因此,一个餐饮业务能否成功,就得看我们是否捧场。 为什么?不妨问问那些因为提供难吃食物或服务态度恶劣而在它们的面书网页只获得一粒星评级的餐馆老板便知道。顾客是“最老实的分析师”,他们知道一家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