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

【新】梁苑集团- 建基于纵向整合模式来扩张业务


俗语有云:“搵食大过天”, 新加坡人爱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本地饮食业在2014年为新加坡经济带来144亿元贡献及创造接近30万份工作。以当时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计算,差不多占了大约3.7%。

由于经济及社会发展一日千里,食物只是用来填饱肚子的观念似乎有点改变。相信饥饿的感觉已经离我们远去。今时今日,消费者不单只视食物为补给营养(尽管这个是不变的事实),它也会直接影响我们生活的幸福指数。

由于我们不断渴求口腹之欲,而食物甚至可以推动生产力,因此,投资者为何不考虑投资于一家成功及有利可图的饮食业公司?

本地成立已久的饮食商家
梁苑集团(Neo Group)


集团简介

梁苑集团成立于1992年,并于2012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集团的业务不单只是包办伙食及售卖食品,从食品供应的价值链来看,其实梁苑集团差不多参与了从耕种起的所有活动。 集团的业务主要分为四个部分:食品制造(food manufacturing)、食品贸易(food trading)、包办伙食(food catering)及售卖食品 (food retailing)。

资料来源:公司
资料来源:公司

梁苑集团的包办伙食部门是其据点所在。这个部门的包办伙食品牌对新加坡人来说应该家喻户晓,其中包括了:‘Neo Garden、Orange Clove、Deli Hub 及Best Catering’。集团包办伙食的品牌大概占了本地包办伙食市场(4亿零900万元)的14.7%份额。

幕后功臣

在业绩发布会上,大家都被充满朝气的集团创办人、主席兼总裁梁佳吉所感染。梁先生在本地饮食业拥有20年经验。被尊称为‘自助餐之王’的梁先生坚定不移地要为消费者提供物有所值的食物,这份决心常常令人为之动容。

但在成功的背后,梁先生其实是来自一个贫寒的家庭。他未有读完中学便为了帮补家计而经营杂菜饭摊。今天,尽管建立起一家年收入超过1亿元的上市公司,但梁先生的目标是至2025年,公司的年收入达到10亿元。为推动集团前进,梁先生十分相信关键是在于作出策略性收购及把不同公司纵向整合起来。


财务表现

自从在2012年上市以来,集团在过去五个财政年度(FY12至FY16)的收入稳步上升,其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令人注目的26.7%。

可是,归属股东净利的增长可说是平平无奇,年复合增长率只得大约2.5%。令人对集团的运作产生更多疑虑的是,FY16从营运而来的盈利(67.5%)实质上是受到食品贸易部门的产业而来的一次过350万元合理值收益及出售一个资产而来的70万元收益所支撑。话虽如此,投资者应把梁苑集团的增长潜能抹杀吗?

梁苑的幕后功臣表示,“不应单看数字”。


数字背后的前景

在售卖熟食方面,梁苑集团可说是新加坡其中一个最整合的业者。事实上,从集团的企业架构及增长策略,我们可以窥探其增长前景。

首先,除了其包办伙食及售卖食品部门外,集团也拥有自身的食品供应贸易部门(NKK 出入口贸易及CT蔬菜水果),它们从事食材以至一次过食品包装材料的批发及分销。基本上,集团不需要从其他途径来寻找食材与食品包装物料,因此,梁苑集团确保了原材料在供应方面十分稳定及不会受到价格过分波动影响。

收购同协集团(Thong Seik Group)是梁苑集团达到纵向整合的另一个台阶,因为同协是一家制造海鲜浆品(surimi-based seafood products)的大型商家。此外,集团也可从同协遍布环球20个国家包括美国、法国、荷兰及中国的业务中大受裨益。

因此,尽管收购及整合协同与CT蔬菜水果令集团FY16业绩受压,但长远来说,集团可从这些收购中获取许多潜在价值。


资料来源:梁苑集团,FY16年报
资料来源:梁苑集团,FY16年报


品质保证及节省成本

总的来说,梁苑集团采取的收购策略是为了降低成本架构,让其可以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以及在源头便可确保其食品来源的质素。

正如梁先生指出,他还未完全拿出‘真功夫’来,因为一些收购项目是最近才完成。把整个营运全面纵向整合起来很明显是需要一些时间。然而,梁先生有信心会逐渐达到目标,到时,集团及其投资者的耐性将会获得回报。

其他增长动力

在发布会上,梁先生及一些董事局成员也预告了集团想抓住的一些其他目标市场,尤其是在包办伙食部方面,集团留意到机构消费者是一个还未有人涉足的市场,而后者的毛利应该十分吸引。

这些机构消费者是指在公营机构或与公营相关机构工作的员工。他们可能是科学家或大学讲师,而他们的消费力会较高。因此,集团希望能在这些机构的饭堂内,为员工提供膳食

此外,集团表示老人托管及小孩托管的包办伙食市场也值得开拓。有趣的是,集团似乎不愿意成为这些市场的先行者。集团愿意“放弃领土”,让小型业者取得先行者优势,到头来对集团来说可能有利。这样做,集团不需要提供资源来开拓新市场,而其小型对手可以在新领域帮助“试水”。


主要风险因素

梁苑集团最令人担忧的是其颇高的负债情况。在1H17,其总负债与股本比大约为2.1倍,而速动比率(quick ratio)只为0.5倍。 以数字来看,总债务从FY15尾的2,030万元增加至最新季度的7,290万元。与此同时,集团的现金与现金等值物只从890万元微增至1,050万元。

有关这个问题,集团强调,圣诺歌大道14号厂房的相关贷款将会随着脱售厂房而缩减。在11月1日完成脱售资产后可为集团带来1,000万元现金。

此外,投资者应注意的是,梁苑集团在市场流通的股票只得10.5%。梁先生本人持有集团的69.3%股份。小幅的流通量也意味着集团很容易成为私有化的目标。

尽管资金短缺,梁先生表示,潜在的收购可以在有限度使用现金或发行新股进行,例如集团可以收购一些其认为适合的小型公司。


总结

胜乐(Select Group)是其最接近的同行, 在除牌前,胜乐是以大约10.4倍本益比(过去12个月)及3倍股价与账面值比交易。与此同时,梁苑集团的股价比一年前下跌了大约12.9%。在大约0.61元价位,它的股价与账面值比从大约4倍下跌至3.1倍,而过去12个月本益比大约是23.3倍。相比之下,梁苑集团的股价似乎应不会特别便宜。

可是,由于新加坡经济目前来说不算很好,投资者不妨重新平衡组合,添加一些更具防御能力的股只,包括抗跌能力较强的饮食股。无论如何,从梁苑集团在收购业务的野心来看,其盈利增长可能有待绽放。因此,如果投资者对梁苑集团感兴趣,应有心理准备作长线投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国际】滴滴與軟銀聯手向Grab出資20億美元

滴滴出行7月24日宣佈,將與軟銀集團聯手向東南亞最大打車服務商Grab出資20億美元。充分利用IT(信息技術)的共享經濟在全球不斷擴大,滴滴和軟銀將聯手對開創了拚車市場的美國優步科技編織包圍網。在共享經濟領域,日本企業也參與其中的中美巨頭博弈正在加速。 滴滴首席執行官(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