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 2016

【马】GHL系统的付款方案能否打动投资者的心


GHL系统(GHL Systems)于2003年在大马交易所挂牌上市,其在付款服务领域的地位显赫,主要是以出售、出租及按交易计算等形式提供付款服务与方案,并涵盖实体、网上及移动器材各种付款方式。

公司总部设于马来西亚,也是亚细安地区内极少数上市的付款服务业者。除了大马国内市场之外,公司的海外市场包括菲律宾、泰国和澳洲,同时亦是本区域内数一数二的商家招募公司(merchant acquirer)。公司也在中国、菲律宾及大马的研发中心开发付款软件。


主要业务单位

GHL系统的三大业务为共用服务、方案服务及电子交易付款服务(TPA)。

传统的共用服务业务是销售电子数据采集(EDC)终端机和其他刷卡/阅卡器材,并提供相关的维修保养服务。该部门也为银行及其他付款服务业者供应塑料卡。

方案服务业务主要是出售付款方案及提供相关服务,包括供应网络器材与软件、外包付款网络、处理交易付款与忠诚客户卡、处理网上付款及开发卡管理系统。

TPA业务涉及电讯公司预付设施和其他充值设施的电子付款服务、收账服务及卡付款服务。

公司在大马TPA市场的地位稳如泰山,其预付卡充值网络是全马最大。公司在大马全国每个月所处理的电子付款交易超过2,000万宗,交易总额约为2亿7,000万令吉。TPA也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其在FY15的收入为1亿5,730万令吉,占总收入的74.4%。


客源多元化

除了为银行及金融界提供服务外,GHL系统的其他客户包括亚细安地区的大型电讯公司、油气业者、零售商及航空公司。通过其所管理的逾14万个销售点(point-of-sales)器材,公司得以提供各种付款方式如信用卡、转账卡/借记卡、免接触式预付卡;忠诚客户计分系统;预付卡充值服务;乃至账单付款与收账服务。

GHL系统的部份客户/合作伙伴。图片来源:GHL系统的网站

GHL系统的部份客户/合作伙伴。图片来源:GHL系统的网站

在与分销伙伴的合作下,公司能够把其专利软件及付款网络产品销往20多个国家,如新加坡、台湾、荷兰、不丹、罗马尼亚、巴西、卡塔尔、沙地阿拉伯等等。其客户包括大马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花旗银行(Citibank)及美国Global Payments等跨国知名企业。


乘上电子付款的快车

GHL系统于FY15取得的大部份收入是来自大马的TPA市场,这个市场带来的1亿5,070万令吉贡献占公司总收入的71.3%。作为核心增长策略,公司计划争取更多伙伴银行把付款服务延伸至小型商家市场。

此举与大马中央银行鼓励以电子付款来取代现金交易的目标相符。大马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的人均电子付款次数为82.2宗交易,而2011年至2015年底的人均电子付款交易额也以3.7%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2011年的人均交易额约为44万6,802令吉,到了2015年底增加至约53万7,245令吉。

2015年的82.2次人均电子付款次数距离央行的2020年达到200次的目标仍十分遥远。因此,央行积极推广电子付款的行动对GHL系统是一个利好因素,因为更多人使用电子付款意味着将有更多商家采用电子付款技术。


财务表现

继全球金融危机之后,GHL系统自FY12起一直都取得不俗的业绩。FY12至FY15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41%,从FY12的5,350万令吉增加至FY15的2亿1,140万令吉。至于同期的净利方面,则是从440万令吉攀升至1,030万令吉。而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率则从14.8%提高至17.1%。

公司最新的1H16表现也是其业绩蒸蒸日上的表征,收入年比增加15.7%至1亿1,830万令吉,净利则飙升49.5%至900万令吉。EBITDA率也提高至18.1%。

GHL系统的业绩。资料来源:GHL系统

GHL系统的业绩。资料来源:GHL系统


财力与现金流稳健

截至1H16末,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看起来十分健康,现金与现金等值物约为3,690万令吉,总负债大约有3,410万令吉。按其资产负债表上的数字计算,公司的速动比例(quick ratio)(短期资金周转能力)为1.1倍,流动比例为2.2倍,总债务占总股本的比率为13.9%。

公司的现金流方面,已扣除债务/应付账之后的自由现金流一直以来是呈正数,唯有FY14例外,为负3,160万令吉。无论如何,FY15及1H16的已扣除债务自由现金流都呈正数,分别为2,160万令吉及1,050万令吉。


主要考量因素

尽管GHL系统过去四个财年里的业绩节节上升,但其股本回报率(ROE)却每况愈下。FY12的ROE为11.3%,但到了FY15跌至4.5%。与此同时,净利润率也从8.2%下降至4.9%。

 原因是,公司的策略是逐渐把不定时硬件与软件销售(非经常收入)转移至以租金和收入共享为主的模式(经常收入),因此其经常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比例从FY12的71.4%扩大至1H16的91.1%。这导致公司的毛利率连年下滑,并连带影响了净利润率。

1H16的ROE稍微回升至5.6%,净收入率为5.8%,但却是因为不定时硬件与软件销售额提高。如此看来,经常收入模式令毛利率长期偏低使到公司不能为投资者带来更高的回报。

然而,公司所取得的规模经济效益或许将有助于改善其日后的盈利水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销售与行政开支(公司的最大开支)比率从FY12的57%下降至FY15的27.7%。

公司的另一个风险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支付宝(Alipay)、苹果的Apple Pay或者是亚马逊的Amazon Payments等电子商贸巨头的电子付款服务将带来不可小觑的竞争。

这几家企业的服务似乎已十分受新加坡市场欢迎,但在一水之隔的大马目前仍未有什么动静。不过不排除它们跨越长堤到大马去大展宏图的可能性。


股价及同行

截至2016年11月23日,GHL系统的股价从5月的1.06令吉高位回落了23.6%至0.81令吉。最近12个月的本益比(PE)也从平均的98.7倍下降至约39.8倍。



纽约上市的付款科技服务企业Global Payments的最近12个月平均本益比为37.4倍。相比下,GHL系统似乎正以稍微高出一些的本益比交易,但它们之间的不同点是,公司仍处于其增长初期。

公司在过去四个财年里的净利CAGR为23.7%,而Global Payments则只有5.9%。因此,GHL系统目前的股价在有意从这家公司的增长中分一杯羹的投资者眼中,或许也算诱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理】到底拥有多少本钱便可开始投资?要怎么开始

这是一个许多人都在寻找答案的疑惑,尤其是那些手上已存到了一小笔钱,但又不确定是否足以开始进行投资来累积财富的人。 首先,我们不需要有一大笔钱才能踏出第一步。实际上,“从小做起”是最佳的方法。这样一来,我们便能在逐渐扩大投资组合的路上,累积经验,增加知识,精益求精。 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