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4, 2015

【国际】禁/不禁Uber


“优步(Uber)”这家公司的目标是令许多住在城市里的人不用买车,省却停车、维修和保险等费用。至今为止,Uber的营运范围已涵盖58个国家 的311个城市,每天的载客趟次超过100万。搭客只需要通过手机应用程式叫车,车子就会前往指定的载客地点,搭客在抵达目的地时可以直接下车,不用掏出 钱包付钱,相当方便。Uber的司机可以自行安排工作时间,不需要考取德士司机执照。随着Uber的司机不断增加,它也开始提供递送服务,比如午餐外送服 务UberEATS。

Uber在许多城市都广受欢迎,但它也面对不少阻力和反对声浪,原因是它抵触了一些地区的法律条规,同时影响了德士司机的生计。香港警方在本月逮捕 了多名Uber的司机,还搜查了Uber在香港的办事处,原因在于Uber“涉嫌违法经营”。究竟各国政府应不应该禁止Uber呢?

正方论点:

一、Uber违反了政府的条规

政府制定各种条规,目的在于保障社会大众的利益和安全,以及解决可能发生的种种利益纠纷。德士司机之所以要取得执照,原因在于他们必须证明自己有良好的驾驶技术,能够安全行驶,当有问题发生时,当局也较容易追查。

Uber的司机理论上与“霸王车”司机无异,由于他们无需取得执照,少了一层成本,安全性因此受到质疑。芝加哥、波士顿、伦敦和印度都曾发生 Uber司机性侵或性骚扰搭客的事件,三藩市也曾发生Uber司机撞死一名6岁女童的事件。此外,目前的车险条例,可能无法令搭客获得保障。

二、影响既有业者的生意和德士司机的生计

此外,“无牌司机”能够上路载客,直接影响了传统德士司机的生意。《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最近一篇文章所引用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6月至2015年6月之间,Uber在纽约的载客趟次从约30万增加到了350万,而纽 约“小黄”的载客趟次在同期内减少了210万。

法国的德士司机在今年6月25日上街抗议,掀翻车子及焚烧轮胎,反对Uber涉足法国市场。抗议的司机表示,他们必须支付数千欧元才能取得执照,而Uber却可以分文不花就抢走他们的生意。


反方论点:

一、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正方提出的种种问题,其实不只是Uber司机的问题,传统德士司机也可能出车祸,当中也有品行不端正的人。要解决安全问题,处理可能发生的纠纷,方 法有很多,包括修改条例、在车内装置摄像机等等。Uber也会对其司机进行背景调查,它在不久前也增设了“SOS”求救按键。此外,Uber的车资透明, 司机不能漫天开价,这与以前的“霸王车”截然不同。

Uber的北亚总经理Sam Gellman之前在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一座智能城市,必须有符合数码时代的条规,Uber希望能与当局共同探讨出可行的方案,以保障搭客和司机的安全及利益。Uber已成功地在美国、墨西哥和菲律宾的多个城市推动改革。

二、竞争才能带来进步

传统德士有很多问题,包括“总是令搭客久等”、一些国家的德士司机漫天开价等等。Uber的服务快捷、方便,车资受交通挤塞、天气或其他因素影响, 公开透明。由于有新业者的出现,传统德士业者必须跟着改善服务。社会要进步,就要有竞争,Uber打破了既有的框架,为搭客提供更方便、便宜的服务,我们 不能为了保护既有业者的利益,阻碍社会进步。


三、“分享经济”概念对经济发展有利,不应被旧有条例限制

“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这个概念正逐渐盛行,Uber和Airbnb(提供短期租房服务)这些善用网际网络、电脑和智能手机的企业,令人们能够利用自己的资产 (汽车或房子)来赚取收入。

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Arun Sundararajan指出,“分享经济”是未来经济活动的重要一环,它能带动新类型的消费、提高生产力、推动人们创新及推广企业家精神。他认为,政府 应让市场自行发挥监管作用,适度地保留一些监管权力,而不是用旧有的条例来限制新商业模式的发展,阻碍经济增长。


小结
Uber、Airbnb等“分享经济”的代表正令“传统业者”面对挑战,以旧模式营运的业者必须跟上脚步,勇于创新,把它们既有的优势和新科技结合起来。 新业者能以创新的营运模式抢占市场份额,但它们的发展可能会因为抵触既有的法律条规而受到限制。这些都是投资者应了解的发展趋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新】吉宝数据中心REIT (AJBU)

吉宝数据中心REIT (AJBU) 华侨银行(OCBC)研究部:1.42元     维持买入,合理值从1.39元上调至1.50元 吉宝数据中心REIT (Keppel DC REIT)的FY18预估本益比为1.47倍,比平均介于2.4倍至5.7倍的上市数据中心房地...